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建始元年,己丑。元春刚过,结了冰的河面慢慢开始化冻,朝廷紧跟着散布旨意,解除国丧,随后太子刘骜践祚,君临天下,尊崇太后,册封皇后,施恩奴婢,拟定年号,封赏群臣、厚赐良民,再之后普降恩德,广施仁义,赦免罪犯,轻徭薄赋。

    果然新年新气象,五湖四海,一片欢腾。

    今年不似去年,不光近畿地区管控得紧,连地方上,也对百姓三令五申,一律不得有婚娶、庆节、聚赌、开市等行为;这年伊始,刘骜登基,圣谕颁布,天下皆知,各郡各县逐步解除禁令,底下的老百姓卯足了劲儿一般,不约而同的闹腾起来。

    其中最热闹的当属长安,而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还属临安街。

    这临安街建成已久,大致可分成东西两条主街,南北二十四道小街。大街店铺密集,商品琳琅,在这里,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正因此,各地货商长年汇聚于此,交易买卖;小街虽地方狭小,夹道逼仄,可酒香不怕巷子深,当行出色的也不在少数,尤以花月楼、千日醉、百花台、延生堂最为著名。

    转眼到了七夕。月圆天好,丹桂飘香。长安城里,街头巷尾,高厦茅庐,处处张灯结彩,夜夜灯火通明。

    应着大好时节,适龄男女盛装束发,似换穴蚂蚁纷纷而出,以期能在今年的灯会中,寻觅到自己的意中人。

    这日,班老爹受人邀请,登府致喜;班伯以及班大嫂抬盒捧礼,去了岳丈府里拜寿;班游陪几个学中挚友外出闲逛;班稚随管家陈吉一道去了学堂,给师傅送束侑。

    偏巧东城有户人家要治谢亲酒席,当日送了请柬进府,班夫人见几下里择不开,也只得自己出马。

    刚过豆蔻年华的班恬见全家离府,独留自己趴窝,又联想起外面那一塌糊涂的热闹,心里便不大欢喜。

    陆香、李平二人日夜侍候,自然能一下子看出班恬的心思。经两人一鼓动,班恬不免稍稍动了心思;正巧这日又是李妈妈守后门,李平一跑过去央告,哪里还有不允不准的?

    入夜时分,三人悄默默出了府,一路小走,比及进了西城街,三人舒了一口气,复又沿着渭河左道,快步往临安街去。

    华灯初上,人流不息。

    原来长安城里有着不下个街市,其中西城街与临安街相邻而建,两者只隔了一条渭河,虽然这样,可要过对边去,要么沿临安街外围的鹊华桥、画眉桥过去,要么乘船渡过泱泱河面。

    刻下,班恬放眼望去,两座桥上行人不绝、摩肩擦踵,若是死等下去,只怕灯会散了,她也未必挤得进去;于是,她喊过左右流盼的陆香、李平二人,租了一条木船过河。

    河对面车马如梭,路人如织;班恬站在船首,只管瞻望,丝毫不在意木船将要靠岸。

    转眼船只泊岸,李平付了船钱,三人整衣上岸,步行观赏灯会。

    刚汇入人流,还没来得及四下观赏,迎面便是一条宽阔的道路。通道之上,车马扬长过市,行人言笑晏晏;通路两旁,立有蓊郁的杨树,妖娆的桃花。班恬三人一面逛市,一面极目远眺。

    那时正有一队西域商人远远走来。商人们碧眼金发,身穿异服,皆蓄着乱糟糟的络腮胡子。这商队后面跟着一溜骆驼,骆驼们累累负重前行,晃得脖间拴着的圆铛玲珑作响。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