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政权变波谲云诡(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至冬至,长安迎来前34年的第一场大雪。

    一时之间,宣平门、章城门、直城门、西安门,四门紧闭,禁出禁入;层峦叠飞的建筑群内,长乐宫、甘泉宫、建章宫、桂婵宫的屋檐上俱积满了瑞雪;密密层层的郊野林间,千山匿影,万鸟潜踪,大雪断断续续下了两日半,足足攒下三寸之深。

    雪夜宜饮酒。

    刘奭虽抱病数月,可兴致丝毫不减。一日白间,雪花漫天,风声渐渐,他兴头突起,召了二皇子刘康进宫伴驾。

    这刘康年方十六,生得面颊红润,体格修长,又兼多才多艺,少言寡语,平素最招刘奭喜爱。进宫那夜,刘康只稍作打扮,穿一身缥色锦袍,将满头油光发亮的发盘起,拿儒生冠压于头顶,两鬓拢出两只短辫。

    当刘康缓步走入温室殿时,刘奭特地撇下手中的棋子,通观了王儿一下。生于富贵乡的刘康本自潇洒;他的眉形精致、黛而修长,凤眼狭长、眸黑珠亮,加之他自小研读儒书,端得谦谦君子,文质彬彬。

    刘奭向来疼爱这个自带忧郁气质的王儿,当夜会面,见刘康越长大,越仿似自己,加之性情相投,更是由衷欢喜。于是,他一面吩咐舍人生炉温酒,一面招呼刘康就近落坐。

    虽说父皇刘奭从未诮呵自己,更没发过责备之词,可刘康面皮很薄,当时听了父皇刘奭的召唤,他只怯怯的走过去,坐下来,中间既无眼神交流,也无言语沟通。

    刘奭倒是很随意,见刘康随顺听话,一边拉着他促膝谈心,一边让他解下腰间拴着的洞箫,为自己吹了几曲。

    却说刘康吹箫那本事,承继于宫中两位乐师,虽然尚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助情催兴却也绰绰有余。

    刘奭听了那时而幽怨、时而呜咽的曲调,忽然忘怀得失,忽然置身山野。最终,他感慨万端,握着刘康的手道:“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得与失只在一念,难与易只在一心。”

    刘康年少,自是不解其意;刘奭也没深说。

    转眼,父子二人挨着棋盘,兴致勃勃地下了四五盘棋。这当中,刘奭老辣,招数颇多,设关下碍,可刘康也不是一窍不通,见招拆招,避关绕碍,因此,虽然外面雪花飘飘,但是父子俩人倒玩得不亦乐乎。

    切磋琢磨了一会儿,正巧有个舍人跑进来禀告,说炉上的旨酒烧到了半开。刘奭听了,忙吩咐舍人下去,从炉上舀两碗绵甜的酒下来,舍人们动作迅捷,转眼送了过来,两人面对面饮下两尊。

    那时,北风呼啸,掀开了殿内的一扇窗户,顺带着卷进来一浪雪花,两人见窗外红梅傲雪,凌寒绽放,不约而同起了踏雪寻梅的兴致。

    雪下了一整日,殿外白茫茫一片。

    六个舍人走前头打执事,四个宫女于中间掌宫灯;父子二人前后脚出了殿,径直往清梅园方向去。那夜风很大,雪也很大,狂风卷着怒雪,使劲往人脸上扑、脖里钻,前头几个舍人、宫女皆闭眼忍耐。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