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政权变波谲云诡(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刚过鸣蜩,一场暴雨毫无征兆,突袭了屹立百年的长安城;这场暴雨来时急,去时更急。

    雨后别样清新;甬道间的两溜儿松柏树经雨水滋润,愈加清幽可爱、苍翠欲滴。当日,接到元帝传召的史丹正撑着一把半旧青罗伞,穿过悠长的甬道,忙忙往甘泉宫赶去。

    因天降大雨,宏丽的甘泉宫下十几座殿宇,只清凉殿还有奴婢进进出出。当史丹慌慌张张赶到殿外时,正巧遇见几个舍人当门搬卸重箱,许是鞋湿路滑,其中一个哧溜一下,惨惨摔了一跤。

    史丹见了,止步不前,稍作停留,直到舍人起来道罪后,他才轻悠悠的走进庭院。

    庭院中四处皆有积水。殿宇四角上坐着狻猊、斗牛、狻猊、押鱼、獬豸,鸱吻上又落着十来只黑漆漆的乌鸦;龙形歇山积攒下的雨水顺着房檐流下,径直落在屋下的水坑里,晕出一圈圈大小不一的涟漪。殿前种有两棵槐树,雨珠尚在槐树枝丫上打转,一阵轻风凉凉刮来,那晶莹剔透的小玩意儿连声招呼也不打,啪嗒、啪嗒落在了史丹的青罗伞上。

    彼时,门前站着的小舍人慌里慌张下来询问,史丹详细的说了,小舍人又忙进去通禀。

    殿内,中央摆着合二并一的冰鉴,里面投了去冬收藏的大冰坨。殿东北角,立着两个青檀博古架,一个主要收集各色宝玉,譬如红玢绿璠、黄瑛蓝玙、橙琬青璇、白珩黑琨;一个用来集藏史乘名作,囊括了自春秋战国以来的千万卷华章。殿西南角,设下一道绀紫步障、一道湖绿步障;两道步障后面,安着四条五尺宽的案几,供三公、丞相议事所用;当中立着一架十尺见方的赤龙蟠凤黄玉屏风,屏风前摆着一条七尺宽红木大案几,案左首边垒着一摞摞奏折,案右首边一尊错金博山香炉里袅袅升起沉木香。

    彼时,白发苍须的刘奭正不辞辛劳,批阅各级官员上呈的奏章;渐渐的,两边的奏章渐渐堆到一齐高。

    炎夏永昼,天气沉闷。刘奭坐在案前,已经记不清埋首工作了多长时间,他只记得今日呕了几摊血,甚至还降摊数牢牢印在心里。年纪高大的他十分清楚,虽然自己志在千里,可老骥伏枥、年迈体衰,都是自己避不过去的现实情况,如此,再有雄心壮志,也只得想想作罢。

    不知是不是连日动气的缘故,刘奭但凡咳嗽了一次,总要接着咳嗽十来次才能消停。

    碰巧傅昭仪取来一柄牙色绣栀子花团扇,又看见刘奭捂着嘴咳嗽不止,当即摇头叹了一声,又急急走上前去,递过一方湖蓝绣牵牛花丝帕。

    等刘奭咳嗽声渐止,傅昭仪取回丝帕,甩给跟上来的婢女,回过头又道:“臣妾总让陛下歇着、歇着,陛下偏偏不听,如今可好了,竟日竟夜的咳嗽,再这样折腾下去,陛下只怕连肺痨都能咳出来了!”

    “哪个皇帝不希望自己洪福齐天?刚才那话,也便只有你敢说;换了旁人,她们一定沉默不言!”

    傅昭仪望了一眼刘奭,同时递过去一杯漱口水,“旁人哪有臣妾爱惜陛下的身体?”转眼的功夫,刘奭漱完了口,傅昭仪重新接过,并轻手放到案下,而后自有婢女端走。

    “不是臣妾挑唆,陛下自己想想是不是?春宫里随上来的嫔妃对陛下倒还忠诚,可那些新晋嫔妃,长相妖冶,身段风骚,平素只晓得迷惑陛下,何时关心过陛下的身子?”

    “你这是嫉妒她们比你更妖娆!”傅昭仪不以为然,瘪了瘪嘴。

    刘奭见了,爽声一笑道:“她们尚且年轻,等她们长到一定岁数,自会如你一般懂事疼人!”傅昭仪兀自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刘奭望着侍奉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女人不开心,又嘻嘻笑道:“你原比她们身份贵重些,若你觉得她们妖冶不正,偶尔出言训斥一顿,也不为过!”

    “陛下今个为了哄臣妾开心,自然尽拣动听的说;等明个,若臣妾真教训了陛下的宠姬,到时陛下可千万别因为嫔妃哭哭啼啼,就来怪罪臣妾小肚鸡肠,总爱与人斤斤计较!”

    “眼瞅着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这样矫情,若让康儿瞧见了,还认不认你这个母妃?”

    “臣妾十月怀胎,拼了半条命才生下他,他不认谁,也得认臣妾!”刘奭抿嘴笑了笑。

    尔时,一个小舍人进殿,跪下通禀史丹陛见。刘奭听后,忙吩咐舍人迎迓入殿。

    傅昭仪晓得君臣商事,赶忙借口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