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9章 赐婚这档子事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039章赐婚这档子事儿

    苏伶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艳阳高照,阳光十分的明媚。

    此刻,她脑袋里,空荡荡的,眼前所浮现的,也是自己在现代时,最后所见的那白茫茫的一幕……

    恍惚之间,她的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守在榻前的萧玄宸。

    看着他形容削瘦,胡子拉碴,双眼布满血丝,满脸的疲惫的样子,她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自己和他初见时,他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他,桀骜矜贵,风华绝代。

    威严,不容任何人亵渎!

    可是,再看眼前的他……

    怎么看都跟脱了形似的!

    在看到苏伶婉醒来的那一刻,他心下大喜。

    但见她双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他紧皱着眉宇,有些不确定的喊了她一声:“婉婉?”

    “嗯!”

    苏伶婉看着萧玄宸,轻嗯了一声,声音沙哑,带着浓重的颗粒感,思绪渐渐回笼,原本空白的一切,几乎是瞬间便被填满。

    骤然回想起,自己昏睡之前的情景,她紧张万分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我的孩子……”

    见苏伶婉这么紧张,萧玄宸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瞬间便红了起来,连忙伸手,按住她的手,他凝眸安抚着她:“你放心,虞婆已经给你看过了,孩子很好,孩子没事!”

    语落,他连忙又问她:“你呢?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你饿不饿?我让元宝一早就准备好了鸡汤……”

    萧玄宸连珠炮似的,一连问了苏伶婉好几个问题。

    但是眼下,因为得知孩子没事之后,她心弦骤松,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哪一个问题,都不想回答他!

    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想要将她扶起,又赶忙把手收回的局促模样,她不禁眸色一缓,忍着喉咙里的不适说道:“我渴了!”

    “渴了?”

    萧玄宸点了下头,似是早已忘了,候在榻前一侧的容情和心儿,竟然自己亲自起身,去倒了一杯温水过来,然后扶着苏伶婉半坐起来,喂她喝了水!

    见萧玄宸如此,容情和心儿,纷纷紧抿着嘴角,低垂下了头。

    苏伶婉在喝了水后,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受多了,随即半靠在萧玄宸的怀里,看着他将水杯递给容情,然后蹙眉问着他:“虞婆真的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吗?”

    这话,萧玄宸昨日,也曾问过虞婆!

    天知道,昨日在苏伶婉昏迷之时,萧玄宸的心里,到底有多恐惧!

    那个时候的她,脸色煞白,整个人都仿佛被汗水打湿了一般,着实是吓到他了!

    他抱着她,几乎是一路飞奔着,去找了虞婆。

    可是,在虞婆给她检查过之后,却说她只是昨夜没有歇息,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安然无恙!

    当时,萧玄宸真的不敢相信,他家婉婉忽然竟然不醒人事,竟然只是因为,太累太困了,所以他便问了这句,现在苏伶婉问他的话!

    “虞婆说,咱们的孩子,真是没事,她说这个小家伙的生命力,十分的强大,折腾了那么多回,这小家伙都挺过来了,这回自然也能挺过来!”

    萧玄宸眉眼温柔的,将虞婆说过的话,重新给苏伶婉重复了一遍,然后轻轻的,从身后环抱住她,蹭了蹭她的鬓角:“婉婉,你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听萧玄宸这么说,苏伶婉眸色微深,道:“我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回到了我们的家乡,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我!”

    闻她此言,萧玄宸环抱着她的手臂,不禁微微僵滞了下:“是吗?那个世界的你,不是应该早就已经死了吗?”

    怎么,会躺在病床上呢?

    苏伶婉摇了摇头:“萧玄宸,那个世界的我,还活着,只要我的灵魂回去,那么我就可以回到那个世……”

    “我不准!”

    萧玄宸沉声,打断苏伶婉的话,将她嘴里的那个界字,给堵了回去不说,还用力收紧了自己的怀抱,将下颔搁在她的肩膀上,沉沉说道:“苏伶婉,你听好了,你这辈子是要跟我一起白头偕老的!我不准你半路丢下我,我不准你回去!”

    听着他霸道的言语,苏伶婉不禁微微弯起了嘴角:“我如果真的想回去,估计这一回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闻言,萧玄宸面色一变,侧目看着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伶婉偏了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垂了眼帘,将自己昏迷后的事情,悉数告诉了萧玄宸!

    听到苏伶婉的叙说,萧玄宸紧皱着眉宇,半晌儿都没有说话。

    苏伶婉眉眼弯弯的笑笑看着他,重新靠回到他的胸前,然后轻叹了一声问道:“现在知道,我有多在你,多爱你了吧!”

    萧玄宸看了他一眼,轻撇了撇嘴,仍旧有些不满意:“你既然都不想回去了,干嘛还留着那副身子?这不是给自己留后路吗?”

    在他看来,只要苏伶婉在现代的原身不死,那么她就仍旧有可能会回去!

    “我就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啊!”

    苏伶婉知道萧玄宸心里,为什么会不满,不过说到底,那是都是她的身子,让她毁了她还真的做不来!

    不过这话,她并没有跟萧玄宸说,而是故意气着他,说道:“你现在虽然宠着我,爱着我,但是身为皇帝,你可以坐拥三千佳丽,倘若日后你看我人老珠黄,改变了心思,想要再找别的女人,那我正好可以丢下你,重新回到我的世界里去!”

    “你休想!”

    萧玄宸惩罚性的,轻咬了下苏伶婉的耳朵,然后恨恨声道:“任她弱水三千,我只取你这一瓢饮!我爱你,不只是这辈子,还要你的下辈子,下下辈子!”

    听到他如此霸道的宣言,苏伶婉眼底的笑意,不禁越发灿烂起来!

    耳朵,本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这会儿被萧玄宸咬了一口,又被他的胡子轻蹭,她身形轻颤了颤,随即紧蹙着眉头,有些嫌弃的伸手推了他一把:“赶紧的,去把你这胡子刮了,要不然别说下辈子,下下辈子了,就连这辈子,我都不想跟你一起过!”

    听苏伶婉这么说,萧玄宸觉得自己很委屈。

    不过,她那嫌弃的目光,着实让他很受伤。

    心道他这脸不洗,胡子不刮,毫无形象的,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到最后她不敢动,反倒嫌弃起他来了,他故意那胡子蹭着苏伶婉的脖颈,赖皮说道:“我不管!你说了不算,不管是这辈子,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我死活都要跟你在一起!”

    闻言,苏伶婉的脸上,虽然满是无奈,但是她高高扬起的嘴角,却泄露了她此时的好心情!

    在又腻歪了片刻之后,萧玄宸到底乖乖听话的去刮胡子了!

    在萧玄宸离开之后,心儿便端了鸡汤过来。

    苏伶婉边喝着鸡汤,边问着容情:“我睡了多久?”

    “回皇后娘娘的话!”

    容情轻轻笑着,回了苏伶婉的问话:“整整一天一夜!”

    苏伶婉点了点头,继续喝汤:“那还不算太长!”

    容情看着她,忍不住打趣道:“幸好不算太长,再多一天两天,属下估计皇上得急疯了!”

    容情说这话,苏伶婉是信的。

    不过,她并没有就容情的这句话,多说什么,而是在喝了一口鸡汤后,挑眉问道:“叛军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容情见苏伶婉到现在还在关心这件事情,不禁轻笑着回道:“叛军的事情,由宋国公跟荣则负责,皇后娘娘不必担心!”

    听容情说起宋国公,苏伶婉不禁轻蹙着眉心问道:“那个宋远航的青梅竹马怎么样了?”

    “陈阿娇没事!”

    说起陈阿娇,容情的笑容瞬间更深了几分:“不过,她在看到他昏迷不醒的时候,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哭的那叫一个痛!”

    闻言,苏伶婉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宋国公真是好福气!”

    “他本来被迷昏了,应该好生歇息的!”

    容情轻扬了下眉梢,低垂着眉眼对苏伶婉笑着说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他昨儿触了皇上的眉头,被皇上好一顿骂,然后被罚去给荣则帮忙了!”

    “怎么回事?”

    容情看了苏伶婉一眼,说道:“关于皇后娘娘昏睡一事,外人是不知道的,这宋国公自然也不知道,他醒了之后,见自己跟自己的青梅竹马,全都还活着,当即便带着陈阿娇过来找皇上赐婚了!”

    说到这里,容情一脸幸灾乐祸道:“当时皇后娘娘还昏睡着,皇上正担心着皇后娘娘,可他倒好……”

    容情摇了摇头,啧啧声道:“皇上当时就说了,让他滚去帮衬荣则,并直言道,关于赐婚一事,那要看皇后娘娘的意思!”

    苏伶婉听完了容情的话,暗暗替宋远航鞠了一把辛酸泪的同时,把碗里的最后一口鸡汤,也给喝完了!

    喝完鸡汤后不久,心儿又给苏伶婉端来了保胎药!

    苏伶婉看着药碗里黑糊糊的汤药,眉心微拧了拧,却是一声不吭的将保胎药端起仰头喝下!

    苦涩的滋味淌过舌尖,瞬间弥散出极苦之味,她面色难看的咂了咂唇,刚要将药碗递回给心儿,却听房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了。

    见状,她端着药碗的手蓦地一顿,眸华闪动间,缓缓眯起了双眼。

    整理好易容的萧玄宸,风光霁月一般,重新出现在了苏伶婉的面前。

    见苏伶婉已经把药喝了,萧玄宸轻轻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