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第 33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补齐百分之八十订阅比例可正常阅读  “为什么啊?”侯墨音听完立马问。

    “大概因为我很可爱吧……”先为自己以后与赵徐归的婚事做个铺垫吧……江夜霖感觉自己快要废掉了。

    “是不是啊……”侯墨音狐疑地打量着她。

    “是!”江夜霖说完,就大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喂喂喂,你晚餐吃过了没啊?没有的话我们一块儿出去吃个饭吧, 累死了今天……”侯墨音叫住她。

    “不了,我已经吃过了!”江夜霖的声音被关上的门削弱。

    好吧。侯墨音摇了摇头, 而后搜寻着手机中可供约饭的一切对象。

    结果却发现,没有一个可约的。

    就在侯墨音打算自己出去吃的时候, 冯诗渺却又发了条Q消息过来。

    点开后,只见她说:“吃过了吗?”

    这货是不是又要说发错了啊?

    她到底要干嘛啊?

    侯墨音想了一会儿,可能是太过无聊了, 于是就立马回了一句:“没有啊,怎么, 大明星要来一块儿吃吗?来一碗红油小面一盘变态辣烧烤再加上二三两白酒, 如何?”

    另一边, 正准备发条什么来拯救一下自己刚刚发出的那条消息的冯诗渺愣了会儿。

    江夜霖回到自己房间后,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

    还是感觉自己有点儿稀里糊涂的。这两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么?

    但是很快, 赵徐归发来的一条短信就彻底地打消了她的疑虑。这一切,是真的。

    “我和我妈说了这个事儿了。明晚收工后, 你和我一起回一趟我家吧。”赵徐归说。

    “你这么快就说了?”江夜霖立马问。

    “说了。”赵徐归回答。

    “那她们是什么反应?”江夜霖接着继续问。总觉得,如果老人家关注这些事的话, 应该是不会喜欢自己的。

    “她和我爸都看过你参加的那个大赛。说你有几期表现得非常好, 就是不太稳定, 然后还不太会来事儿。”赵徐归回答。

    “那关于我的八卦绯闻呢?他们……”

    “他们从来都不会看八卦。”赵徐归随后又补充道,“毕竟我也被人攻击过。所以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就不相信八卦了。不管一个人在外头被如何攻击,但只要没有自己接触过,他们都不会轻易去相信那些。”

    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赵徐归的爸妈也觉得江夜霖和霖霖有些相似,所以就格外偏心些吧。

    看到这儿,江夜霖总算是松出了一口气。

    “那这个礼拜日和我一起回去见见他们吧。”

    “好的,没问题。我需要注意点什么吗?”江夜霖又问。

    “别穿破洞裤子。”赵徐归很快就发了一句话过来,随后又补充,“我妈会给你缝起来的。”

    江夜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已经完全不够自己吐了。

    “懂了,那我就穿正常保守的衣服好了。”江夜霖说。

    “可以。”赵徐归回答得言简意赅。

    “还有就是,在我爸妈面前,你我对待彼此的态度不能像平时那样。”赵徐归继续说。

    “嗯?”江夜霖甚至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可以装得暧昧和熟络一些,不能被他们抓住小辫子。”赵徐归说。

    不得不说,赵徐归平时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怎么想一样,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但是实际上,想得却要比谁都多。

    “所以,你也是时候发挥一下你的演技了,别搞砸。”赵徐归继续发。

    “明白了,我会配合的。”江夜霖回复。

    “逢场作戏也很考验演技,不过,我相信你还没有糟糕到那种演不出来的地步,是吧?”赵徐归问。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江夜霖发完后,松出一口气却又紧接着屏住了呼吸。

    “那,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徐归姐今天难得休息,还是早一点睡觉吧,晚安。”江夜霖看了下时间,

    “说晚安前我希望能听到你叫我一声徐归。”

    就在江夜霖打算放下手机,拿衣服去洗漱更换时,赵徐归这一条突然而然的消息却使得她整个人绷了起来。

    “啊?”

    虽然自己平时和侯墨音谈起她时都管她叫徐归,但是如果在她面前直接这样称呼的话,好像还是有点别扭呢。

    “嗯?不愿意么?”随后,赵徐归又问。

    “没有。”江夜霖回答。

    “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快就会发生变化。所以,有些称呼也会更改,不如提前预习,到时候才不至于突兀。毕竟,一个习惯要养成是需要花时间的,不练习的话到时候你改不了口。”赵徐归倒是回答得十分自然,“礼拜日见我爸妈的时候,我也不希望我们看起来给他们的感觉太生疏。”

    也是,对于赵徐归而言,这些都是模式化,不含感情的东西,所以可以做到一起毫无波澜地讨论。

    但是江夜霖心里却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

    仔细想想,赵徐归说得也是在理儿。

    只不过,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时,还没发现有多难,现在真要当她面叫了,才发现,叫名字感觉好难。

    “徐归……”张张口,江夜霖尝试着念出她的名字,可是却怎么念都感觉别扭得紧,总感觉嘴巴旁边的肌肉都快僵硬了。

    “徐归。”随后,江夜霖打了这两个字,懵逼地发了出去。

    “嗯。”赵徐归只发了一个字。但随后,微信对话框上又显示出了一行“正在输入”的字样。

    江夜霖就没有动作,握着手机坐那儿屏住呼吸等着她继续给自己发送消息过来。

    但最后,赵徐归只是发了“晚安”两个字过来。

    放下手机,江夜霖伸手捏了下自己肩膀,而后倒下身,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脑后,双目放空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过了会儿,她又重新拿起手机,翻开微信。

    才加上赵徐归的微信,这让她有种像是游走在睡梦中的感觉。

    头像是莉莉丝,朋友圈相册封面也是莉莉丝,拍得都不怎么地,看上去就像是莉莉丝被人掐着脖子摇晃过一样,糊就一个字。

    但江夜霖看到后,却不禁浅笑了一下。莉莉丝人真好……不,猪真好,下次一定要奖励它一堆超级美食。

    紧接着,江夜霖就打开了赵徐归的微信朋友圈。

    只见赵徐归的朋友圈主页签名上,写着一句“倘若你在,待你徐徐归来时,愿我还未老,日暮庭院里,我唱歌儿你大笑。”

    不知道这个“你”字指的是谁。但是这句话,却莫名引得江夜霖有点眼眶泛红。

    这句话,其实有被人爆料过,大家都猜过赵徐归是不是在等待谁。

    但是,更多人说的是,也许她只是就着自己名字发散思维随意写的句子。

    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